KK國際娛樂|熟悉

  一座低矮的小木房,只在屋頂披著一層灰色的瓦,時光侵蝕了老屋的門。而KK國際娛樂徘徊在門口,想著那些平常小事。
  先前是爺爺守著老屋。他喜歡坐在門口,一口又一口優哉遊哉地抽著自卷的旱煙。而當每次嗆得滿臉通紅時,便急急地招我給他捶背。那場景重複了幾年。而我印象中染紅老屋門口的那一抹殘陽,落了又起,起了又落。不經意中,爺爺便沒了。老屋的那扇門吱呀吱呀地在風中搖曳,擔搖出的只是一陣又一陣淒涼的心痛,終究,沒了坐在老屋門口的人了。
  後來遷了新居,奶奶卻執意要呆在那所老房子裏。她也不解釋,只是如爺爺一樣沉默地坐著,大家違拗不了她。但稍稍懂事的我想,這老屋的門,承載了太多太多。放學回家,我喜歡伏在老屋門口的小板凳上寫作業,一來那兒安靜,二來也可與奶奶做伴。奶奶喜歡唠叨,唠叨那些我好奇的往事。偶爾也有三三兩兩的老婆婆們聚在老屋的門口,談著那些誰會先入土的事情,平平常常地,如同拉家常一樣。但我偶爾也會聽到奶奶一個人埋怨,埋怨那個糟老頭子去得太早。那時候不知是奶奶倚著門,還是門倚著奶奶。孤零零地,我噙著淚,聽著她嗚咽,卻哭不出聲。
  時間久了,老屋也成了搖搖欲墜的危房。村裏的人勸爸爸把屋拆了,我沒肯,當然,爸爸也執意沒有答應。記得他同我一起走到老屋那挂鎖的門口,聽他喃喃地說:“等我老了,還住在這屋裏。”我想我是懂的:爺爺奶奶都在這裏去了,爸料想是在這門口看到了他們的身影;而人近中年,也想到了自己的歸宿。那時候,我天真地應了一句:“爸,等我老了,也住在這屋裏。”爸沒吱聲,摸了摸那扇小木門,轉身便走了。我想他是不願在老屋的門口哭,怕爺爺奶奶瞧見了傷心。
  而如今,我站在老屋的門口,不願去推開它,因爲怕觸及那些塵封的往事。但有些事物,如同老屋的門,經曆了太多太多,卻依舊沉默無語。我不敢撩擾這一份歲月的無聲與滄桑,但我想,今天與明天之間,也許也只隔著一扇門,我們都站在歲月的門口徘徊,追憶著那些過往的事與過往的人。
  我站在老屋門口,想著那些平常小事。老屋的門,被歲月鎖著。 

 智者無爲,庸人自縛。心若無異,萬法一如。——《信心銘》(僧璨大法師)

  我們驚歎太白清新飄逸的詩句,那是因爲他熟悉中華的經典;我們欣賞朗朗(編者注:郎郎)悠揚婉轉的琴聲,那是因爲他熟悉黑白的鍵盤;KK國際娛樂們感歎哥白尼的發現,那是因爲他熟悉浩瀚的宇宙。

  真正的智者不是博而不精的涉獵,那樣只會庸人自擾。當心無旁骛地對一個領域深入研究,達到無人能及的熟悉,在熟悉中,萬物法度便清晰簡單。

  中國自古就有“讀書百遍,其義自現”的訓誡。當百遍的“咀嚼”之後,才會熟悉文中意旨;當百遍的“消化”之後,熟悉才會讓其義自現。

  西方哲學家也說過“知道的越多,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越多”。熟悉會讓人明白很多道理,熟悉才會讓人了解萬物的法度。

  當司馬遷熟悉中華曆史,才有了《史記》的不朽;當李時珍熟悉百草千方,才有了《本草綱目》的偉大;當紀曉岚熟悉經史子集,才有了《四庫全書》的浩瀚。熟悉造就了華夏的輝煌,締造了民族的昌盛,成就了偉人的不朽。

  心無旁骛地研究,才有了無人能及的熟悉,才造就了千古流傳的功績。冷僻枯燥的文字沒有阻止住他鑽研的腳步,孤獨淒涼的大漠沒有停止住他探訪的腳步,冷嘲熱諷的眼光沒有動搖他追尋的心靈。當對西域一種即將失傳的文字達到無人能及的熟悉時,人們毫不吝惜地把“國學大師”的稱號贈予了季羨林先生。

  如果沒有對文字的熟悉,他不會有巨大的成就;如果沒有對汗牛充棟的經典的熟悉,他不會有深刻的認知,如果沒有對華夏典籍的熟悉,他不會有真知灼見的眼光;如果沒有……

  沒有那麽多如果,熟悉成就了這位偉大的國學大師。而他熟悉的秘訣,就在于心無旁骛地鑽研。心無異,行才正,思才深。

  成功其實很簡單,就是達到無人能及的熟悉。熟悉,一把通向成功的鑰匙,一塊登上成功的階梯。

  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七天七夜的心無異,才成就了佛祖的大徹大悟。僧璨大師對佛法的熟悉,才有了“智者無爲,庸人自縛。心若無異,萬法一如”的勸世良言。

  熟悉,萬法一如。